当前位置 :| 主页>文学园地>

不要把文化与修养硬绑在一起

来源:渊明网 作者:罗旭初 时间:2017-07-12 Tag: 点击:

  不要把文化与修养硬绑在一起

  文化和修养虽然有许多交集,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相互支撑,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文化和修养脱节的事例比比皆是。
  公交车里,看着读书模样的年青人横冲直撞,让人躲闪不及;大街上,见一对戴眼镜的情侣将吃剩的食品和果皮随手扔在大街上,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一个受过教育的人的人,也许他依然没有修养。
  文明和修养,与文化高低是否有关系?我看未必。甚至大名鼎鼎的鲁迅先生,在厦门执教时给许广平写信,也披露了自己这样的举止:“但到天暗,我便不到草地上走,连夜间小解也不下楼去了,就用瓷的唾壶装着,看夜半无人时,即从窗口泼下去”。先生对此,也自嘲道:“近于无赖”。
其实,真正的文化与你的学识没有关系,而与你一生中所形成的品质有关系。有文化尚且不能视为有修养,那么没有文化的人是不是就一定没有修养呢?非也。我的外婆,活到86岁。她大字不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可是修养却超乎常人。她常常教导我们:工作要做好,尽力而为;同事之间关系要好,吃亏是福;生活上要知足,不求最好。她从不与人争吵,就是受了邻里的一些误解和无理取闹也无怨无悔。她的生活实践为我们树立了宽容忍让、善解人意、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一个没有一点文化的人,居然比我们有知识的人境界高得多,让我们即使在身处逆境时亦倍感鼓舞和教育。
所以,我一直觉得凡事品行好的人,他们就是有文化的人,也一定会在历史长河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一个人的修养决定灵魂的高度,而不仅仅是书读的多少。
  一次宴会上,和一位老乡同坐一桌。从一开始此君就放出话来说待会儿马上要出差,今天无论如何是不能饮酒的。他说这话时,我们也信,亦能理解,毕竟正事是不能耽误的,安全也要紧。谁知宴会快要结束时,他却屁颠屁颠地跑到邻桌和一位同仁觥筹交错起来。为啥?因为这人是一名领导。本来,大家都是熟人、朋友,难得在一起,热闹一下也无可厚非,可你别一开始就胡说一大堆不饮酒的理由呀。当时,我们同桌有一位老兄立马对其嗤之以鼻:什么玩意儿,喝酒也要把人分个三六九等?我想,别看他读了不少书,也是个文化人,真是虚伪得要命。从此,我只要一见到此君,便敬而远之。
  著名播音主持人白岩松虽不嗜酒,亦不耽溺于各种浮华的诱惑,但他仍愿意与朋友,与家人分享每个值得举杯高歌的时刻。我认为,这就是一个人的修养所在。
  一个人有没有文化,著名作家梁晓声曾用四句话来概括: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
  如果一个人具备这四个层面,那么我相信他一定是个有文化的人。
  比如做教师的,如果凡事斤斤计较、不肯吃亏,总要占别人的上风,得理不让人,他其实是不配做教师的。再比如做领导的,“谁跟我过不去,我就跟谁过不去”,你没按照我的要求做好工作,我就    让你没好日子过。这样的人其实也是不配做领导的。因为在常人心目中,教师是为人师表的表率,领导是高大形象的典范。
  但一直以来,我们大多数人,对文化的理解未免失之偏颇。我们所谓的“文化”,无比神圣。任何人,无论先前如何不堪,只要一被公众认可“有文化”,不得了,立刻变得魅力四射,光彩照人。而“没文化”,跟“王八蛋”属于同一语系,是骂人的话。其实好多文化为我们所拥有实非幸事。
  所以说,教养也好,修养也罢,它和文化是两回事。有的人很有文化,但是很没教养,有的人没有什么太高的学历和学识,但仍然很有教养,很有分寸,教养是带着某种天生的素质和一点一滴的积累。
  诚然,文化修养的提升需要实践的锤炼。文化修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亦不是自古就有的,而是在人们认识、改造自然和社会的过程中逐步产生和发展起来的。
  看过两则名人轶事。一则是:著名戏剧家夏衍在临终前,痛得十分难受。秘书说:“我去叫大夫。”正在他开门欲出时,夏衍睁开眼睛,艰难地说了一句:“不是叫,是请。”随后昏迷过去,再也没有醒来。“不是叫,是请。”夏老改动一个字,却感动了一幢楼。另一则是:梁启超怎么去世的,大家知道吗?他死于当年协和医院的医疗事故,医生把本该切除的左肾切成了右肾。临死前,梁启超不是咒骂医生,而是叮嘱家人:“千万别跟媒体说,不要公布。老百姓刚刚开始相信西医,如果让他们知道我的事,难免就会退却。”
  夏老梁老,才是真正有文化的人。他们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如此,文化修养的提升需要依托物质载体。只有在意识到知识储备匮乏的同时,借助读书特别是经典型的书籍,多阅读浏览新闻来增加社会阅历,才能提高文化修养。多看书,多思考,气质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可以改变的,是需要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很多人读完大学,很久没见的人都说他变了一个样,其实就是校园生活熏陶出来的。多读书总有好处。还有一点,想成为什么人,就和什么人做朋友,亲君子,远小人,时间长了,修养、气质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了。
  李方曾在《中年人的禁忌》里说,“哑巴,是中年人的美德。”他显然是从年龄的角度去警醒中年人大可不必去做那种毫无意义的聒噪,无所建树的逞异夸能,保持适度的的隐忍与沉默是李方推崇的中年人的美德。我作为一个中年人,很理解李方先生的这句话的意思。少说话,多倾听。因为爱说话的人,本就失去了一分宁静的美。而且,言多必失。有句话是,三思而后行,我这里要说的是,三思而后言。即使是网络这个靠语言交流的平台,多言也会让人讨厌的。想说话了,就对自己说,不要对别人说,因为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听。要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好的心态,才能培养出好的气质。
我见识过一些教授和专家,他们的专业素养都能过关,却毫无风度和魅力可言,文化修养明显缺失。前不久,我建议某主编是否把他起草的认为不是很恰当的几个文字处理一下,没想到,他不但容不得你的建议,反而张口就骂人,完全就像一个地痞无赖,着实让我大跌眼镜。可是,我也经常遇到一些建筑工人或者出租车司机,他们的学历好多都在高中或高中以下,但谈吐中体现出较好的文化修养。
  有修养的人,知道仰视高山和宇宙,知道仰视那些伟大的发现和人格,知道对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表示尊重,而不是糊涂地闭上眼睛或是居心叵测地嘲讽。那么,如何提高一个人文化修养和人文素养,我觉得人可以选择活的更有深度,而不是肤浅,接受更多的文化熏陶素养,感受更多的不同。当然,教养和素养是不会一蹴而就的。在某种程度上,修养不是存活在表面,是繁衍在我们的骨髓里。修养和遗传是互不相干的,是后天和社会的产物。脸面上美丽可以依靠化妆,但只有内在的丰富,才是真美的象征。修养必须要有酵母,要向美向善,在潜移默化和条件反射的共同烘烤下,假以足够的时日,才能自然而然地散发出香气。
  【作者简介】罗旭初,笔名太阳河、六月河。中共党员。从事过记者、编辑等职业,供职于某机关。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九江市音乐家协会会员。媒体时评人、音乐评论人。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在国内外报刊发表杂文、诗歌、散文、随笔、时评、词曲、小小说、报告文学、文艺评论、纪实文学等900余万字。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并获奖。著有《太阳河文集》《罗旭初杂文集》《六月河文学作品选》。


上一篇:赞抗洪党员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九江县发布”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