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文学园地>

“面子”杂说

来源:渊明网 作者: 时间:2017-07-12 Tag: 点击:


“面子”杂说

罗旭初


  关于面子,中国古代有“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之说法。皇天之下,节操为大。如果从现代人口中找个对应词,那就是面子了。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你饿了,就在嘴上抹抹油,然后大声说,我们要超过美国赶上英国。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鲁迅先生说过,面子是中国精神的纲领。美国学者艾克逊、希特生和台湾学者许焕光等认为“面子”源于中国的耻感文化,在耻感取向下,中国人特别注重“面子”。
  中国历史上多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伯夷和叔齐是商朝旧臣,武王起兵伐纣,他俩愤而跑到首阳山去吃野菜,说“饿死不食周粟”。后有人跟他们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吃的首阳山的野菜,不也是周天子的么?”伯夷叔齐没话说了,为了面子,只好饿死。这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
  诚然,在现实生活中,太在意“面子”往往出问题。为讲面子大摆阔气就是其中一种。有为面子风光、摆阔斗富而烧人民币的;有为了显示自已是“阔佬”,花数千元买一条“宠物”的,有为死人风光而大操大办丧事的。《红楼梦》中秦可卿死后,贾珍要给他弄一口好棺材,找一种闻之“味若檀麝”,扣之“声如玉石”且千年不朽的棺材板,还用一千两银子买回了一个龙禁尉贾门秦氏的头衔,讲的就是“面子”。封建主义残渣是极易泛起的。
  中国人好面子到什么程度呢?笔者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记录在《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里,简直惟妙惟肖:
  一个穷书生到烧饼铺吃烧饼,本来肚子里饿得直叫唤,但碍于面子问题不能狼吞虎咽,于是就坐在那慢慢吃。烧饼吃完了他发现烧饼上的芝麻有些许掉在桌上,想捡起来吃又怕别人笑话,于是假作写字状,将手指蘸了唾液在桌面上划来划去,把桌面上的芝麻一粒粒吃掉。又发现还有几粒掉到桌缝里拿不出,于是他就假装欲写某一字却突然想不起,挠头良久,恍然悟出,一拳砸在桌面上,将桌缝里的芝麻全数震出,再口蘸唾液将最后残余的芝麻也消灭了。
  读过一则趣闻轶事:在有过决斗事迹的西方人中,马克·吐温可以说是个“大骗子”。一次,这个美国人先是忽悠对手:“我要与你决斗。”对手说:“我再怕也不会怕你这个老吐温啊,尽管放马过来,我接招就是。”不久,马克.吐温让人透露虚假信息:“那个老吐温可是神枪手啊,天上的飞鸟一打一个准。”对手知晓后,思忖半天:“人不可貌相,算了吧,我孩子还小,恕不迎战。”于是,马克.吐温讹诈到一张大面子。
  林语堂说:“绅士的演讲,应该像女人的裙子,越短越好”。如今的女人穿衣就有三短:裤子短、袖子短、衣襟短,露膀子、露腿、露肚脐,风光占尽,这是女人的面子。而男人大热天出门,西服领带,潇洒倜傥,有气派。那晓得,胳肘窝臭汗往下淌,皮鞋里袜子能拧出水。女人爽快了,男人却遭了殃,光膀子上街,还要被罚款。
  历史上,蔺相如为了保全赵王面子,唇枪舌剑,智斗秦王,不辱使命,得到赵王重用。廉颇面子放不下,悲愤不平。然而,事实终归让老将军负荆请罪,将相和一。这样,方显大将风度,真正挽回了面子。诸葛孔明用人失察,导致马失街亭,诸葛挥泪斩马谡。故而有马谡言过其实之过,但诸葛先生也不应该顾及面子而推脱自己应负的主要领导责任。
  某年,周总理出访,握手之后,发现对方用手绢擦了擦手又将手绢装进了口袋,有辱我国体。随后,周总理也掏出手绢擦了擦手,顺手将手绢扔进了垃圾桶。不显山不显水又不失尊严,也给对方留下了面子。
  赛珍珠曾讲,中国人的请客吃饭牵涉到脸面,就像西方人的决斗关系到尊严。
  所以说,用吃喝买面子,亦算是我们的老“传统”。早在商纣王的“肉林酒池”且不提,就说清王朝的慈禧太后吧,每餐一百个莱不许重样的。可怕的是,“摆阔风”阴魂不散。据说有一位领导到一“扶贫区”检查工作,招待的连日筵席。他真的吃惊,痛感吃喝会把老区丰收得来的钱吃掉啊。他回来说:“这看似是给领导的‘面子’,我看到那大大小小的盆盆碗碗,心里似在流血。”
  做官的,耍派、摆阔,要多体面有多体面。那是慷国家集体之慨,不要自己掏腰包。平民百姓吃上豆糟加工的制品,还要美其名曰:鸡翅、牛排、人造肉,自己吃自己挣的,自在。
  平民争面子也有没道理的时候。打肿脸装胖子,明明自己要借钱急用,还要说自己钱存了死期取不出来。大男人就是不如女人能干,嘴还硬“好男不和女斗。”还要耍贫嘴:“人家男人都怕婆娘,就我婆娘不怕我。”女人也不示弱:“我男人精神,折腾了一夜,第二天下地干活还不下晌。”
  还有,前些年关于南京城要重新涂色的消息,让不少南京人感到有些荒唐。据说,一位市领导在视察紫峰大厦时放眼望去,一些楼宇的屋顶乱糟糟,色彩也不统一,很煞风景,于是乎,南京拟耗资数千万元为部分屋顶涂色。这样一来,那么多大厦,那么多大街,古城南京是很有面子的。其实,一个城市,既要“面子”,更应有“里子”。假如,一个人,数九寒天,仅仅穿上一件单层的“皮夹克”,没有理子,更无衬衣,那“皮夹克”外表“涂”得再怎么光亮,还是让人觉得“很冷很冷”;同样的道理,一个城市,一幢幢楼顶“涂”得再怎么光亮,倘若老百姓许多民生中的理子问题都未彻底解决好,我看,那种“光亮”只能是领导自我感觉“脸上有光”,诸如“屋顶涂色”那种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还是免了的好。尤其是到了夏天,那些在暴雨中成为泽国的城市,不也同样暴露了重“面子”轻“里子”的软肋吗?
攀比斗富是“有面子”,请人帮忙是“给面子”,求情告饶是“看面子”。“面子”是中国传统文化、传统价值观、人格特征、社会文化的耻感取向共同作用的综合体。
  由此,虑及社会上刮的那阵“面子”风,更让人汗颜。遇上熟人找上门求你办事,不帮忙吧,说你不给“面子”。还有一种人,想拉关系、走后门,设下“鸿门宴”,给你不停地“敬酒”,你不胜酒力,实在喝不下去,他说不喝下这杯酒就是不给“面子”。“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等你面红耳赤、晕头晕脑,答应为他办了不合法的事,那就是给了他大大的“面子”。于是,为了“面子”,一些人早把法纪置于脑后。一些条件不合的合了,坏了的好了,伪的真了,错的对了,结果造成劳民伤财,造成国家不应有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助长了社会上不良风气,使人民群众对这种“面子”恨之入骨。
  “面子”伤已伤人又误国。要根除“面子”风,重要的在于端正做人,办事秉公,更不能慷国家之慨。各级部门要把好关,更不能搞表面光采。否则,为了要“面子”,丢了“身子”,实属不该!
  马云曾经有一段视频,在1996年,这个又矮又瘦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推销自己的黄页,不顾窘迫,不要面子。镜头记录下了他所有的无奈,也见证了他许下的誓言,他说:再过几年,北京就不会这么对我,再过几年你们都会知道我是干什么的。现在,他做到了。我想,充实里子,做强面子,美化里子,靠什么?靠学习,靠修养,靠奋斗!
  明代哲人彭汝让有句名言:“芝兰之在谷,不闻而自香;腥膻之在市,不闻而自臭”。作为人,应当自自然然地生活着,自自在在地表现着,做到内与外的一致,里与面的统一。这样的人才是高尚的人,轻松的人,幸福的人。

  【作者简介】罗旭初,笔名太阳河、六月河。九江县港口街镇人,供职于某机关。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九江市音乐家协会会员。媒体时评人、音乐评论人。迄今在国内外报刊发表杂文、诗歌、散文、随笔、时评、词曲、小小说、报告文学、文艺评论、纪实文学等900余万字,作品入选多种文集并获奖。著有《太阳河文集》《罗旭初杂文集》《六月河文学作品选》。


上一篇:狂风暴雨中新洲大堤上那明亮的车灯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九江县发布”微信公众平台